【運動專訪】 集游泳手球籃球欖球的運動 楊斯惠摒除自我帶領水球隊

香港水球
撰文:Rebecca Leung | 明周娛樂

集合游泳、手球、籃球和欖球的水中球類運動──水球,難度非常高的運動項目。楊斯惠是香港女子水球隊第一代大師姐,○三年至今歷時十六年,與一代又一代的隊友在碧波中爭戰,仍然樂此不疲不想停下來,「一直以來,球隊都在面對不同的挑戰和磨練,我們風雨同路建立了如家人般的感情,這份情誼讓大家互相扶持,努力走下去!」

香港女子水球隊○三年組隊成軍,從零開始到近年代表香港,參加亞洲錦標賽、亞運會、全運會等,楊斯惠這位第一代大師姐,從開始到現在,對水球都充滿熱情,「當年和我同期的隊友,有些因為升學或就業離開,有些是家庭或婚姻不能繼續下去,雖然只有我一個人能繼續走下去,但隊裏不斷有新血補充,每一代新隊員來到,我都有責任帶領她們,希望將水球隊的團隊精神代代相傳。」

斯惠中學暑假時,看到南華會水球訓練班招生,一時好奇報名參加,時為二○○二年,在此之前兩年的悉尼奧運會,女子水球成為正式比賽項目,當年水球在香港是新興運動,「我們的教練同時帶領香港男子水球隊,一開始接觸這項運動已經非常喜歡,因為集合了籃球與游泳,都是我喜愛的運動,不過當時很少人參加,我們除了上興趣班,平時會跟男子隊一齊操練,練了一段時間,就有機會代表香港到澳門參加比賽,開始有一份運動員的使命感。」

香港女子水球隊努力向前

香港水球運動發展至今,每年八月除了舉辦亞太區水球賽外,大專院校、學界、青少年等都有錦標賽,斯惠和隊員們的訓練針對每年大大小小的不同賽事,每星期有六日集訓,訪問當天黃昏六點,隊員先在健身室集合,進行一小時的體能訓練,隊員有學生及在職人士;水球運動的難,在於整個比賽過程中,運動員的雙腳不能踩到池底,換言之全程要踩水,同時要兼顧進攻及防守,期間只能單手傳球,雙手舉高被視為犯規。

當晚的訓練環節之一,隊友分組進行比賽,教練趙錦文、古汝發分別在池邊及水中,根據球員的表現作出提示;二十多名隊員輪番下水應戰;斯惠大學畢業後,最初在入境處任職,後來為方便公餘有時間集訓調職到海關,她是家中獨生女,水球運動陪她一齊成長,令她從一個自我的人,成為以團隊精神為己任,「我覺得水球運動是摒除自我的最好訓練,其他運動例如游泳,就算和隊友是好朋友,比賽時也會因為要分勝負,將自己放在第一位,希望爭取個人榮耀,但水球運動講求團隊合作,要將自己放在助人的位置,才有機會組最佳陣營向對手進攻,過去不論求學或求職,都因為『水球運動員』這個身份,引起面試官的好奇,我會詳細解釋這項運動對我的影響,讓我學會與人相處和溝通之道,令我在處事方面更加成熟。」

梁雅昀和丘穎思去年到泰國參加水球比賽

大師姐的傳承和教導,培養了一批又一批的新隊員,其中二十五歲的梁雅昀,五年前在教育大學讀書時,同學介紹她參與水球運動,同樣是一玩就愛上了,她目前是將軍澳一間小學的體育及中文老師;雅昀曾經是體重高達一百七十磅的肥妹仔,爸爸鼓勵她多做運動,令她由肥妹變運動員,現在是水球隊的主力,「其實真正令我瘦下來的是長跑,每星期六天的水球訓練,是令我保持健康狀態的主要因素,我覺得肥瘦或磅數不是問題,最重要是健康,有些小朋友過瘦或過矮也不算健康。」
雅昀全家都愛運動,爸爸任職懲教署,早年因為急性腦炎,在醫院昏迷了五天,痊癒後開始意識到運動的重要,一家人不時組隊參加長跑比賽,包括出戰半馬拉松,「我其實不抗拒運動,從小到大都很活躍,可能因為容易吸收易肥難瘦,不過我怕悶,只喜歡參加有隊友的運動,好像籃球、划艇等,中五那年因為太肥,身體開始響起警號,爸爸鼓勵我一齊去長跑,每天跑十四公里,用了一年時間減了七十磅。」

當年的肥妹仔,減肥後現在已經成為運動員,她任職老師又要兼顧水球隊的訓練,父母反而擔心她運動量太大,休息不夠影響健康,「運動可以令人更專注,我經常向小朋友灌輸運動精神,很多人認為現在的小學生只喜歡打機,但我覺得小孩子天性好玩、好動,只要花心思令他們覺得運動好玩,就可以培養他們的興趣,向小朋友灌輸運動精神,是我做老師的抱負之一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