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冰水游泳】港第一人求破極限 暢游北極歐洲 麥震江寫世界紀錄

冰水游泳
撰文:Rebecca Leung | 記者:黃頴恩、攝影:楊柏賢 @ 明報

【明報專訊】俄羅斯最西北部的摩爾曼斯克市被積雪覆蓋,從冰封的湖鑿出冰塊化作泳池,第3屆冰水泳世界賽在此北極圈內最大城市上演。香港選手麥震江(CK)躍進達冰點的湖水,寫下前無古人的香港紀錄。冰水泳,是以一己身軀抵抗嚴寒環境的極限游泳,面對自然的巨大力量,出賽近30次的CK未敢豪言征服,反而坦承作為人的局限,學懂以謙卑之心挑戰自我。

CK在港土生土長,中一起習泳,游泳生涯本隨學士畢業完結。25歲赴德國攻讀博士後,他技癢參與校隊水試,豈料只游了100米已抽筋;及後移居捷克,和友人閒聊間得悉中歐泳壇盛事「橫渡巴拉頓湖」,令他在30歲之齡重燃「游泳魂」,人生更因游泳回到正軌:「初到歐洲只覺世界五光十色,生活糜爛,報名參賽後,作息回復規律,整個人的直覺亦隨之回歸。」原來他為返德國工作已待業一年,時隔8年再戰泳壇,令他不再鑽牛角尖:「當時很怕回不到德國,但游泳令我發現出於恐懼的決定,未必對自己最好,應該出於熱情,便決定留在我最愛的捷克。」

旅歐燃游泳夢 因緣際會愛上冰水泳
等待工作簽證期間,他接連出戰橫渡巴拉頓湖等公開水域泳賽,輾轉認識現時的教練Rostislav Vitek,在同時是冰水泳愛好者的Vitek力邀下,CK抱着好奇心態首嘗冰水泳,痛苦滋味至今難忘:「第一次在4℃的水捱了一分鐘,皮膚灼痛,感覺難以呼吸,既痛苦又莫名興奮。」

兩個月後,CK正準備再下冰水時,卻被遠在香港的父親勸阻:「他認為我們是南方人,有別於當地人自小面對寒冷天氣,身體不可能適應到。」不過CK堅持訓練,帶着港人的幹勁,從250米賽事起步,僅花兩個月已成功挑戰1000米。1000米聽來平淡,或不及普通泳手一日訓練量,但CK形容每次落水都像和死亡搏鬥:「就像格鬥遊戲,大家有生命值,在冰水時即使不動,生命值也一直下降,你不會知道哪刻耗盡就暈倒。」

CK認為,香港人不適合冰水泳或不在體格,而是心態。他憶述曾急於挑戰500米賽,結果患上低溫症;習冰水一年半後,他重新反思香港人精神:「我們相信戰勝不可能,會為完成一件事用盡方法;但和大自然搏鬥,堅持沒有用,必須接受自己的局限,因為在冰水多待十分鐘,可能真的會死。」效率更是另一把雙面刃,他續分享每年10月備戰新季,耐性尤其重要:「最初只能慢慢『浸』,要和自然接軌,待水溫隨天氣漸降至零度。」

承認局限,卻不代表就此止步。已是「香港第一人」的CK從未想停步,今年2月率先完成1英里挑戰,令全球不足500人的紀錄冊首現港人名字;冰水泳賽季結束後,他又和3名捷克籍泳手發起渡尼斯湖挑戰,9月時接力游畢36.2公里,以11小時38分鐘寫下世界紀錄。小時候未躋身頂尖泳手,如今他卻對世界紀錄不以為然:「即使破不到也很滿足,能完成挑戰已值得自豪。」

自信戰勝不可能 和大自然搏鬥需耐性
兩小時的訪問過程中,有句話CK一再覆述着:「我一直認為生命裏有更大挑戰在等我。」新賽季即將展開,他的下個挑戰呢?他選擇以李小龍名言回答:「Don’t think. Feel. 可能是挑戰蝶泳1英里,或是冰點1英里(水溫不高於1℃),要視乎訓練感覺。如果直覺告訴你未準備好,那可是關乎生命安危,不能勉強。」

記者:黃頴恩、攝影:楊柏賢